对朱熹来说,先圣是儒家神圣价值在世的典范,并为后世儒者提供了效法的“原型”,需要不断地回溯和体认。朱熹对先圣的特定信仰,以及对祭祀、鬼神和祈祷等观念的特别认知,在祭祀礼仪的特定氛围下交织建构起一个独特的意义空间,使之成为“遭遇先圣”的神圣时空,在其中,朱熹获得的价值体验,是通过精神反省和的真实过程而实现的自我转变,具有深刻的精神性意涵。同时,基于“道-圣-经”三位一体的价值信念,这种与先圣相遇的真实经验,对朱熹回到生活面对道学事业,有着极具根本性意义的影响。经由思想和生活的这种交互呈现,本书希望说明,在朱熹这里,先圣作为“道”的象征,成为“神圣”介入其生活世界的基本方式,不仅是用以界别自身与异端的价值根基,更是其实践成圣工夫的意义基础,从中清楚可见朱熹对于神圣价值的信仰和守护方式。正因如此,信仰、礼仪与生活的复杂关联,在朱熹祭祀孔子的实践中获得了很好呈现,由此也可以更深刻地理解儒者生命实践的深层意涵及其展开方式。